10天5场会!这件事,江苏为何格外重视?

2020-07-01 20:51 来源:​交汇点 我要评论0 字号:
【导读】 7月1日,新华日报头版文章《坚决落实长江“十年禁渔”重大任务 推动长江大保护和生态修复走在前列》中提到:“近日,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省委书记娄勤俭主持会议。会议强调,通过全省上下共同努力,坚决落实好长江‘十年禁渔’重大任务,为长江大保护作出应有贡献。”

交汇点讯 7月1日,新华日报头版文章《坚决落实长江“十年禁渔”重大任务 推动长江大保护和生态修复走在前列》中提到:“近日,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省委书记娄勤俭主持会议。会议强调,通过全省上下共同努力,坚决落实好长江‘十年禁渔’重大任务,为长江大保护作出应有贡献。”

交汇点记者注意到,这是十天内,江苏省委省政府领导第五次专题部署全省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

6月28日,省长吴政隆主持召开全省长江流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会议,就我省长江流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进行再部署、再抓实。

6月24日,吴政隆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会议研究讨论了《关于全面推进长江流域禁捕退捕的工作方案》,确保按期高质量完成目标任务,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以实际行动过硬成效践行“两个维护”,保护好长江母亲河。

6月22日上午,吴政隆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对我省长江流域禁渔工作进行再部署再落实,确保“十年禁渔”各项工作落到实处、见到实效,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

6月30日,江苏省召开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推进培训会,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樊金龙,副省长赵世勇出席并讲话……

“长江禁渔”一词,为何成为江苏省委书记和多位省长口中的高频词?

保护“基因库”刻不容缓

从2020年1月1日起,为期十年的长江禁渔期开始了,这是长江首次全流域禁渔,也是“最严”禁渔令,那么问题来了,为何要禁渔?

2019年9月中旬,国际组织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上海组织了专家组评估,评估结果为,中国特有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长江白鲟灭绝。传说可长到万斤、曾经的“中国淡水鱼之王”长江白鲟消失了。

事实上,有关鱼类物种濒临灭绝的消息,这些年并不少见。生活在长江中下游的小型鲸类白鳍豚,是全球极度濒危的12大动物之一,2007年《皇家协会生物信笺》中正式公布白鳍豚功能性灭绝。长江流域内,还有中华鲟、江豚等生存状况不容乐观的物种,如果不加以妥善保护,未来也可能遭遇长江白鲟一样的命运。

面对这些濒临灭绝或已经灭绝的物种,长江禁渔,为的是休养生息,保护好长江这个基因库。

或许有人对保中华鲟、江豚等非经济鱼类的认知,停留在保护生态多样性、维护生态安全这种抽象的层面上。但其实,中华鲟、白鲟等旗舰物种,位于长江流域生物链的顶层,其数量多寡直接反映了长江生态系统的健康程度。

“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长江生态环境作出的科学诊断。在2018年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

长江里快没鱼了,这个结果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长江苦无鱼久矣。1954年,长江渔业的天然捕捞量为42.7万吨,到了2019年,已下降到不足10万吨,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的0.15%,对中国人“餐桌”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青、草、鲢、鳙“四大家鱼”曾是长江里最多的经济鱼类,但如今的繁殖数量却越来越少,已经不足上世纪60年代的10%。

“如果不保护好鱼类基因库,将来我们就真的会面临无鱼可吃的局面,那是多么可悲又可怕的事情。”最早提议“禁渔十年”的学者、著名鱼类生物学家、中科院院士曹文宣说。据介绍,人工养殖鱼类在经过多代繁衍后,不可避免会出现遗传多样性退化,需要补充优质的野生亲鱼改善种群,长江正是鱼类的天然种质资源库。因此,野生鱼类如果真的从长江消失,那“一江死水”影响的不仅是国人的口腹,更可能是整个淡水鱼类资源的枯竭。

打赢“攻坚战”任重道远

千呼万唤始出来,2020年,长江“禁渔十年”政策终于落地,但保护长江鱼,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仍然任重道远。

据了解,近年来,沿江各地渔政部门加大对涉渔违法行为查处力度,年均查处涉渔违法案件超1万起。2019年公安机关侦破非法捕捞刑事案件2300余起,今年1至5月侦破非法捕捞刑事案件2000余起。

禁渔的背后,是江鲜在暗中高价交易、是暴利驱使下形成的长江鱼类捕捞、运输、销售“一条龙”黑色地下产业链。

截止目前,“禁渔令”实施已近半年,但长江偷捕鱼类现象并未就此禁绝,特别是“江鲜”在暗中交易的情况并不少见。

由于环境恶化、捕捞过度等诸多原因,近年来被誉为“长江三鲜”之一的刀鱼资源严重枯竭,随着数量减少,价格不断走高。“物以稀为贵,越是禁止价格越高。”有商户说到,“刀鱼的价格比往年涨了一倍,供不应求。清明前的长江刀鱼刺很软,一公斤甚至能卖到6000元左右。”

有人买则有人卖,有人卖就有人捕,一些不法分子为获取暴利想方设法、铤而走险。

根据一线工作人员的见闻,在暴利的刺激下,电鱼群体第一个是成分更复杂了:以前电鱼的大都是部分渔民,如今许多非渔民受暴利引诱,成为了新一代的“电鬼”。其次,电鱼偷捕成团伙化、专业化,分工明确,有人望风有人接应,反监管能力很强,有时候即使碰到渔政人员,甚至会以跳江威胁逃离......

斩断伸向“江鲜”的黑手,亟须建立长效机制。对此,公安部、农业农村部29日在京召开会议,部署开展打击长江流域非法捕捞专项整治行动,要求沿江地方和长江航运公安机关以“零容忍”态度依法严厉打击非法捕捞犯罪,坚决斩断非法捕捞、运输、经营的地下产业链。

与此同时,长江休养生息,离不开沿江群众的大力支持。近年来,长江渔业资源严重衰退,渔民越捕越穷,资源越捕越少,形成恶性循环。对于已经上岸的渔民,要解决好他们的就业问题,让他们上岸后安心就业。上岸后的渔民对长江情况了然于胸,了解寄生于长江之畔的“黑色产业链”情况,应将保护长江生物多样性问题同解决上岸渔民就业问题结合起来,发动渔户变捕鱼为护渔,让他们成为保护长江的一支重要力量。

答好“江苏卷”指日可待

长江江苏段流经南京、扬州等8个设区市,还有多市与汇入长江的支流密不可分,长江禁渔,“十三太保”无一能够置身事外,因此江苏任务艰巨、责任重大。

从10天内召开5场与长江禁渔相关的专题会议,足见江苏对长江流域内禁捕退捕工作的重视。

省委书记娄勤俭强调,实施长江“十年禁渔”是党中央为全局计、为子孙谋的重大决策。要坚决打赢禁捕退捕这场硬仗,推动长江大保护和生态修复走在全国前列。要紧扣长江“十年禁渔”目标任务,坚持系统施策,抓紧抓实抓细各项工作,,确保应禁全禁、应退全退、标本兼治、长效管理。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是重要生态工程和民生工程,要压紧压实责任、注重协调联动,形成齐抓共管的强大合力。

为保护好长江这条“母亲河”,江苏沿江地区纷纷“亮剑”。

6月5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5起非法捕捞水产品罪案件,5名被告人因使用三层刺网等非法渔具,及电鱼、炸鱼等手段,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获刑。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士介绍,长江流域水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期间,市场上流通的长江鱼及其水产品均属非法来源,任何人不得购买、销售。“长江生态保护需要我们各部门加强联动,对捕捞、运输、销售、餐饮等多环节进行监管。接下来我们将加大执法检查和宣传力度,确保长江‘禁渔’令行禁止。”

6月26日晚8时,一艘编号为32158的中国渔政执法船从隶属扬州市广陵区的新坝渔港码头起航,逆水而上。从新坝渔港码头到仪征小河口,执法人员巡查中对江豚保护区、新民滩、瓜洲、润扬大桥下、猫儿井、十二圩古盐运码头等过去有渔民作业的重点水域进行“过堂式”查看。执法人员表示:“这片水域水生植物丰富,鱼虾比较多,禁渔之前,渔民喜欢聚在这里捕捞,现在情况大不一样,执法人员多次巡查都没发现偷捕者,看来禁渔宣传起到效果了。”

禁捕退捕工作从年初开始已近过去了半年,现在距离2020年底只剩六个月,时间紧、任务重。日前,省委、省政府进一步明确了我省禁捕的目标任务、进度安排、重点工作和保障机制,提出了更高的新要求,确保“十年禁渔”各项工作落到实处、见到实效,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十年禁渔”是一项硬任务,更是一场硬仗,江苏各地各部门卯足干劲,万众一心,定能全力做好禁捕退捕各项工作,努力书写好“美丽中国”江苏画卷。

交汇点记者 洪叶

材料来源:新华社、新华日报、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江苏网、安徽日报、南京市场监管

作者:暂无
编辑:韦海燕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时时彩开户”或“盐阜大众报”“盐城晚报”“东方生活报老爸老妈”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盐阜大 众报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

关注我们

  • 微信

  • 客户端

推荐文章